• <nav id="o42km"></nav>
  • <nav id="o42km"></nav>
  • 歡迎您登陸【澳中旅-旅游超市網】,?輕松創業,快樂旅游從這里開始...

    旅游導航
    美麗星球之新西蘭徒步之旅
    貓眼看世界 貓眼看世界 2018-11-06 10:56 991人已閱
    轉載自白宇

    這個星球如此美麗



    無論是從山地山毛櫸到高山草甸的垂直自然帶分明的路特本步道


    還是冰蝕河谷里累積冰川融水形成的哈威亞湖


    無論是塔斯曼海上空被落日染紅的積云性層積云


    還是南阿爾卑斯積雪經過壓實重結晶凍結而成的福克斯冰川


    無論是冰川溪流在科氏力和地球自轉蜿蜒成蛇曲的哈斯特河谷


    還是地殼運動山脈撕扯開拓出的哈里斯湖盆


    我看到的都是星球的風景!

    就像這Pancake Rocks的海水噴射彩虹,便是太陽,地球,月亮三顆星球聯手奉獻的自然奇觀!
    層層疊疊的薄餅巖是地球千萬年歲月里地質變遷的杰作,月球引力產生的潮汐海浪涌入巖石縫隙噴出水花,太陽光穿越一個天文單位的距離到達地球,點燃海水霧化后的彩虹,在空氣里明亮,跳躍,暗淡,消失......


    就像這銀河拱門里璀璨的南門二,馬腹一和南十字星在銀河拱門中閃著幽藍,天蝎座的心宿二被薄云擋著也依然泛著紅色,還有在地平線下不遠處蠢蠢欲動的月球。這不,月光已經將云彩染著血紅,月光火燒云的深邃色彩讓人著迷。
    寶貝,看看遠處,月亮即將從南北島之間塔斯曼灣的海平面上升起。

    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





    這是關于一個男人和三個女人16個日日夜夜的旅行故事:
    去年從庫拉崗日到曲登尼瑪的西藏之行結束后過了沒多久,【季爺】已經開始計劃下一場旅行了,她問我要不要明年一起去新西蘭,我一秒鐘都沒猶豫就答應了,白羊座就是這么痛快!
    而另一個小伙伴【阿寇】在確定可以請假之后也隨即加入,她倆都是我們西藏之行的伙伴。
    而【小甜】則是我在北京關系最好的朋友之一,卻不曾一起旅行過,她很早就跟我說過想要去新西蘭,趁此機會,一拍即合。

    庫拉崗日到曲登尼瑪的西藏之行游記傳送門:http://www.mafengwo.cn/i/8304234.html

    2017年雙十一大促的時候,我們便買好機票,分別是北京上海重慶三個地方往返奧克蘭,2700多的價格可以說非常之便宜。
    從季爺提出新西蘭之行,到四人組隊完成并且出完機票,只用了不到10天的時間。
    2018年三月份,一起在官網上辦理了group電子簽,https://www.immigration.govt.nz/audiences/chinese/visiting/visitor-visa
    不到一周時間就出簽,分別給了3~6年的多次往返


    同行的三個大美妞~



    最佳旅伴




    旅伴永遠是決定一場旅行質量的最重要因素之一,而此次新西蘭之行的旅伴,可以說是非常完美。




    1.季爺
    正因為有了季爺在,我們才可以大大方方當甩手掌柜,啥都不用管,只負責交錢。
    旅行前訂機票酒店,辦簽證,查找攻略制定行程,幾乎都是她一人操辦,旅行中她則負責記賬和出納,除此之外,旅途中方方面面的交流,無論是酒店前臺,餐廳點菜,冰川跳傘徒步等旅行項目,租車服務,都是季爺出馬。
    出發之前大家就分別給季爺轉了3次帳,一共12000,小甜開玩笑說:素未謀面就直接轉了一萬多塊錢過去,也是人生第一次。我說:季爺辦事,你放心。
    我的最佳旅伴(沒有之一),曾一起走過伊朗,北印克什米爾,越南西藏喜馬拉雅東段,這是我們第五次一起旅行。




    2.小甜
    真性情白羊座少女——“社會我甜姐,人美路子野!”
    在旅途中就是玩得最high最能帶節奏那個,一路上都是鏡頭前的主角,也會帶著大家玩抖音拍視頻,每天元氣滿滿,體力也好,開車技術更是熟練,經常飆到110帶大家飛。
    我在北京最好的朋友之一,但卻是第一次一起旅行。




    3.阿寇
    去年跟我,季爺一起走過庫拉崗日到曲登尼瑪的西藏之行,性格超隨和,重度蔬菜水果沙拉愛好者,健身少女,駕駛技術也很靠譜,這次唯二的女司機之一(我和季爺都不會開車)
    去年徒步庫拉崗日的時候,在整個隊伍都選擇放棄的情況下,只有阿寇跟我繼續前行,走完3天的重裝徒步之旅,絕對是個靠譜的小伙伴。




    4.小白
    嗯,就是本人了。全程負責體力活(搬運行李,背包),導航以及攝影。


    行程路線



    Day1   北京轉機香港飛往奧克蘭
    Day2   奧克蘭半日閑晃
    Day3   懷托摩螢火蟲洞+霍比特人村一日游
    Day4   奧克蘭皇后鎮,自駕到格林諾奇
    Day5   格林諾奇天堂路,路特本徒步第一天
    Day6   路特本徒步第二天
    Day7   路特本徒步第三天,自駕米爾福德峽灣蒂阿瑙
    Day8   蒂阿瑙因弗卡吉爾,回到皇后鎮
    Day9   皇后鎮
    Day10 皇后鎮箭鎮瓦納卡,徒步羅伊斯山
    Day11 瓦納卡跳傘,自駕穿哈斯特河谷到福克斯冰川
    Day12 福克斯冰川一日游,晚上到弗朗茲約瑟夫冰川小鎮
    Day13 西海岸到北海岸,住凱特里特里
    Day14 阿貝爾塔斯曼國家公園徒步第一天
    Day15 阿貝爾塔斯曼國家公園徒步第二天,晚上到納爾遜
    Day16 納爾遜基督城
    Day17 基督城半日游,晚上飛奧克蘭
    Day18 奧克蘭香港,轉機回北京

    旅途中的那些念念不忘


    1.霍比特人村




    2.新西蘭星空




    3.箭鎮秋色





    4.羅伊斯峰






    5.瓦納卡湖和哈威亞湖




    6.15000英尺的跳傘




    6.西海岸塔斯曼海日落




    7.福克斯冰川




    8.普納凱基薄餅巖




    9.阿貝爾塔斯曼國家公園




    10.路特本步道






    11.天堂小鎮格林諾奇





    12.納爾遜的國家地理50經典照片展





    Day1 北京—香港—奧克蘭




    早晨8點半起床,最后檢查一下行李,然后背上大包小包(就是兩個包)出發,前往首都機場T2航站樓。
    到達機場時是10點25分,而到登機口卻已經11點30,花了一個多小時,可以說是耗時最長的一次:首先是領登機牌托運行李花了很長時間,排隊很久,輪到我時,值機柜臺姑娘又翻了我護照很久,然后還拉著她的領導過來仔細研究了一下我的護照,當時我也一臉懵逼,跟我同航班的小甜已經值機過海關完畢,她跟我完全是同樣的簽證同一趟飛機,我實在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問題。

    最后我忍不住問了一句,我護照有什么問題嗎,柜臺姑娘說:“你好像沒有護照空白頁了。”我立刻說:“早說嘛,有的有的,我特意用曲別針夾了兩張空白頁,以備不時之需。”
    此前中國海關曾經干過在我一個空白頁蓋了一個入境的橢圓章,白白浪費一頁。

    護照沒問題后,開始行李過X光機,結果,報警。于是又開包檢查,報警的原因是我包里的戶外鍋和爐頭,以及給朋友帶的硒鼓,于是檢查一陣重新過X光機,折騰了很久,過海關很快,安檢又很折騰,我隨身背的包里是單反相機,mac筆記本電腦,以及大疆無人機,全部都要拿出來單獨檢查,相當于又重新收拾一下背包。

    過完安檢后,安檢員還特意提醒我,距離登機時間只有十分鐘,讓我抓緊時間。


    等我到登機口的時候,小甜已經開始排隊了,我們值機的位置是在一起,登機之后,吃完午餐就開始昏昏沉沉睡覺,下午3點半到達香港,忽然想起來上一次來香港轉機就是一年半之前在這里跟偉情,小柒和怕叔匯合,然后一起飛印度去徒步贊斯卡。
    贊斯卡徒步穿越之旅傳送門:http://www.mafengwo.cn/i/6235982.html

    忽然感慨一下時光荏苒,阿寇從重慶香港,然后跟我們一趟航班飛奧克蘭,一邊微信里語音電話聯系碰面,一面居然就發現阿寇就坐在我和小甜路過的休息處跟我們打招呼,真是巧。


    轉機的四個多小時里,就是喝酒聊天或各自忙,然后在機場吃了一頓晚飯,不知不覺就到了登機的時候,基本是準時起飛,吃了一頓飛機餐當夜宵,然后看了一遍《泰坦尼克號》電影,不知道是第多少遍看了,依然感動和震撼,接著又看了一部《霍比特人·五軍之戰》,且當此次新西蘭行程的預熱吧。




    北京時間凌晨1點,新西蘭時間凌晨5點的時候,看著左側機艙舷窗外,銀河拱門傾斜到機翼邊緣,于是把新買的nikon D850調到最大光圈,ISO直接上25600,3s左右的曝光,能夠拍出銀河。
    盡管因為飛機本身的飛行顫動導致星空沒那么清晰,但是第一次拍飛行中的星空是很完美的。







    Day2 奧克蘭


    在飛機上昏昏沉沉睡到第二天上午的飛機餐,距離降落也就1小時了,已經可以看到新西蘭北島西側的海岸線。
    奧克蘭的天氣是多云,藍寶石的天空在云層之間熠熠發光,這邊果然是非常清澈的感覺。過海關之前我買了兩瓶酒,藍寶石Gin和君度,然后因為擔心被查攜帶煙草過量,還是老老實實把多余的兩包紅塔山放在海關里,但其實發現出關的時候并沒有特別嚴格檢查。




    出了機場之后在停車場等待預訂的接機服務,氣溫非常舒服,就是風有點大,接機司機是江蘇人,跟我們講這個風在奧克蘭是非常正常的,查了一下,新西蘭低處南太平洋海洋性氣候,處在西風帶,所以這樣的刮風天氣正常。
    前往酒店的路上,大致就看出了奧克蘭周邊的地形風光,略有起伏,草坪非常之鮮綠,都是house很少見高樓,直到靠近奧克蘭市中心才見到一些高樓,包括地標建筑天空塔。


    入住市中心的Adina Apartment公寓,因為訂酒店的季爺還在飛機上,所以需要她再發一封確認信我們才能入住,而季爺在飛機上居然有wifi網絡,給我們發了郵件。辦理check in之后,我們都對此次新西蘭之行的住宿非常滿意,很不錯的兩居室,適合開酒party。








    姑娘們重新洗漱換裝,然后我們一同出發逛逛,先去海邊稍微走了一下,因為周末的緣故,路上人不多,阿寇說當地的男人很帥,我跟小甜便打算晚上帶她去酒吧艷遇一下。




    海邊走了一陣后我們乘坐277路公交車,一個人3.5新幣前往伊甸山,跟此前通過旅行認識的Christina碰頭,她是這邊學護理專業的大三學生,就住在伊甸山公園旁邊。
    她帶我們一起爬這座山,本以為是一座普通的山丘,走到山頂才知道這居然是一座活火山,雖然所有的山體表面都是鮮嫩的草坪,綠意盎然絲毫看不出來火山的樣貌,就連火山口的碗裝凹陷里也全是草地,風景很清新,視野也超棒,能換360度環看奧克蘭這座城市。










    陽光在烏云背后時而出現時而躲藏,陽光明媚的時候拍出來的照片特別通透漂亮。一陣過云雨之后,彩虹隨即被點亮,遠處港口外邊是懷希基島,島上還有顧城的故居,新西蘭很多人都知道這位最后自殺的中國詩人。






    新西蘭人似乎很注重戶外健身,伊甸山上除了游客(大部分是中國)之外,更多的是當地人穿著短褲T恤和跑鞋繞著火山口跑圈,起伏的山路非常適合越野跑訓練,而且這邊人都不怕冷,明明是十幾度到二十度多點兒的氣溫,很多當地人也就是穿著一件短袖,我們至少是會披一件外套。






    模仿抖音里邊的旅行網紅視頻,小甜和阿寇在伊甸山的草甸上,面向奧克蘭市區天空塔的方向跳起了簡單的舞步,很歡樂很魔性的效果,如果不是西邊地平線的烏云擋住了夕陽,再加上山頂風很大,我們其實是想等待日落的,但聽Christina說,這邊的日出會更好看一些。












    下山之后繼續乘坐277公交車回到酒店,季爺已經在那里等我們了,先休息了一會兒討論去哪里吃飯,小甜選中了網上推薦的一家The Occidental Belgian Beer Cafe的海鮮餐廳,然后一邊休息一邊等著思密達過來。






    思密達是5年多前在柬埔寨暹粒旅行時認識的一幫伙伴之一,這是我們第二次見面,那時候聽他在做未來規劃的時候就說要去新西蘭移民,如今他已經夢想成真定居奧克蘭,再過兩年應該就可以拿到永居。思密達過來之后,我們六個人一路步行往天空塔的方向走,到了餐廳之后,稍微等了一會兒就有位置了。




    這個城市到處都有類似造型但顏色不同的貓頭鷹標志,不知道是不是貓頭鷹是不是這個城市的吉祥物。這家餐廳的海鮮,尤其以青口貝最為有名,我們點了兩鍋青口貝,一個海鮮拼盤,一份豬扒和一份沙拉,6個人吃青口吃到飽,大伙兒都是一臉滿足,而且思密達很好心地搶著買單,請我們吃飯。




    飯后思密達繼續帶著我們去碼頭那邊逛逛,這里有顏色非常鮮艷的小屋,不止鮮艷簡直是妖嬈,屋子里邊是一座男性雕塑。
    接著往西邊的海邊碼頭走,沿途有很多酒吧,從這邊回望奧克蘭夜景效果不錯。思密達一路跟我們說著他來這邊生活的感受,比如整個新西蘭有20萬中國人,其中奧克蘭就有18-19萬,他在當地也只是跟華人的圈子一起。








    奧克蘭港口夜景


    最后一路逛回我們住的公寓,Christina先打車回去,思密達則坐下來跟我們喝了幾杯,沒想到真的開了一個酒趴,其實是很正經地談心話人生。
    他比較喜歡安靜舒服簡單的生活,所以從來不能接受在北上廣上班,他覺得在新西蘭生活很愜意,不喜歡太熱鬧和太多社交,在這邊搗騰房產,說這是華人圈子在這里能做的唯一賺錢的行當,以至于現在新西蘭政府對于海外置業投資者都出了新規定去打壓限購。
    我們喝了幾杯君度,他要開車也只能少喝一些,大約聊到12點他離開,約好等我們南島回來再見。






    三個女生跟Christina合影,然后大家一起聽思密達講述他的新西蘭移民生活。



    Day3 懷托摩螢火蟲洞和霍比特人村




    昨兒紅眼航班,帶著時差,今天繼續早起,早上7點多起床,8點鐘準時出發,懷托摩螢火蟲洞和霍比特人村的one day tour。
    奧克蘭出發前往懷托摩大約200km,開車2小時20分鐘,除去我們出發后沒多久在麥當勞買早餐的時間,10點半左右剛好到達,路上交通很順暢,所以時間一直是可以保證的。




    司機是蘇珊娜是中國人,來自東北,在奧克蘭生活已經十幾年了,她叮囑我們在南島開車自駕一定要謹慎,因為這邊是右舵駕駛座,靠左行駛,可能會不習慣,而且南島的車比較少,反而沒法跟著前車開,實際上跟著前車開才是比較安全的。




    蘇珊娜開車也很謹慎,我們跟著一輛大巴后邊至少有50分鐘,因為一直都在單車道,她也一直沒有超車,安全第一。
    沿途的風光就是以丘陵地形為主的田園風光,放眼望去全是綠色的青草地,遠處可以見到一些山,一開始還有一些下雨,雨后又是一道清晰的彩虹,
    蘇珊娜說在新西蘭幾乎每天都能看到彩虹,只要是雨后天晴的時候,一路上風景都很棒,舍不得睡覺就一直看著窗外,想起當年在美西國家公園自駕時候的感覺,只不過那時候是秋意濃濃,而這邊依然綠意盎然,蘇珊娜說即使是冬天北島的草也不會黃,南島現在倒是非常有深秋的感覺。




    9點半之后開始一直是天氣晴朗,到達懷托摩洞穴之后,我們取票,等待11點的那一波進入洞穴的隊伍,導游是個比較魁梧的白人姑娘,英語說得非常快,想跟上聽懂比較難,尤其是涉及關于洞穴里石筍鐘乳石的形成等一些專業的術語,包括螢火蟲的生活習性,壽命,如何捕食等等。
    一開始洞穴里的燈光昏暗,可以看到卡斯特地貌典型的水蝕特征,有一塊大的石灰巖石塊半年前剛剛從天花板上掉下來,但導游讓我們放心洞穴內還是很安全的。




    經典的部分就是乘船進入完全黑暗的螢火蟲溶洞了,因為背景的黑暗,所以顯得螢火蟲的光很亮,而且數量特別多,成團成簇地閃亮在洞穴頂端的巖壁里,像是滿天繁星一般,低頭看安靜的水面都能看到清晰的熒光點點的倒影,非常之夢幻。
    不能拍照,也無需拍照,因為這樣的場景會一直在腦海里縈繞,雖然以前也在菲律賓薄荷島還有馬來西亞沙巴州看過很多螢火蟲,但都沒有洞穴里這般魔幻的景象。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里的螢火蟲基本都是靜止地棲息在巖石上,完全不會飛。




    重新回到地面,然后坐車前往霍比特人小鎮,大約1小時20分鐘車程,12點多出發,1點半到達馬塔馬塔附近的Hobbiton Moive Set,這里是一個游客比較密集的景點了,因為電影指環王而聞名于世。我們的中文團是3點05分進入,有足夠的時間在這邊吃午飯。






    途中的白點都是羊群


    吃完之后在景區入口處逛逛,草場里到處都是綿羊,我也在此次旅行里第一次飛無人機,但是風比較大不太好控制,飛了十多分鐘趕緊降落,生怕墜機,可惜霍比特人村子是不讓飛無人機的。








    3點多準時乘坐綠色的景區巴士進入霍比特人村,路上中文導游也跟我們介紹景點的相關信息,比如當時是如何選到這個地方(因為原著里有提到夏爾這個地方有一顆球型的巨大松樹,而這里剛好有一顆,于是便選中這里)
    進入村子之后便看到了精致可愛的矮人洞屋,不過都是大門緊閉不讓進入,每個小屋的門是圓形,有不同的顏色,庭院里修剪著花花草草,雛菊比較多,然后不同的其他擺設和裝飾顯示著主人的不同職業,比如花匠,漁夫和養蜂人。












    最高處的就是電影主人公巴爾博和佛羅多所住的袋底洞,在小說里,住得越高表示在村里的地位越高,所以主人公的袋底洞是最高處,擁有的窗戶也是最多的,因為在英國有傳統的窗戶稅,窗戶越多表示越富有。
    袋底洞上方的這棵樹是整個霍比特人小鎮里唯一一顆由鋼鐵和硅膠做的人造樹,使用的硅膠跟擋風玻璃周圍的黑色硅膠是一樣的,由一棵真實的橡樹為原型制作出模具,再用硅膠倒模制成足以以假亂真的樹皮,然后在粘上20萬片從臺灣進口的人造的塑料樹葉。






    袋底洞










    袋底洞之后沿著小路繞過湖邊,可以見到一座石橋,石橋旁邊是一座水磨房,過了橋之后就是熱鬧的綠龍酒館,每個游客都可以在綠龍酒館免費要一杯酒,黃啤,黑啤,蘋果酒和蘇打水都有,酒館里也充滿著中土世界的氣氛,無論是酒桶,壁爐還是厚重的原木桌椅。




    到了酒館之后就是自由活動時間,實際上也就不到20分鐘,我帶著三個姑娘在綠龍酒館附近的湖邊拍合影和視頻,夕陽下逆光的效果還挺不錯。她們繼續著抖音里的舞步,還教了我一段,然后我把人生第一次抖音獻給了跟季爺的攜手閨蜜步。










    霍比特人村的門票的確物有所值,畢竟這個精心構建的中土世界的場景盡可能還原了指環王小說里的設定,只是參觀時間有點偏少,整個村子只有一個霍比特人的洞屋是向游客開放的,但在那個洞屋前也只是游客以家庭為單位合影拍照而已,都沒來得及進屋看一眼。
    拍照還是聽向導講故事,這是個問題。














    四個人在霍比特人村擺渡車上的合影








    5點左右返回,回程還要兩個小時左右,趕上周日晚上回程的高峰堵車,到達奧克蘭市區已經晚上7點多了,我實在是困得不行,在車上直接睡著了。




    今晚的晚餐是Nando’s的烤雞,也是西餐,雞肉非常豐盛,吃到飽,之后一路散步回酒店。
    逛完一家便利店之后,我恍然驚呼:“我的相機呢?!”三個女生看了一下,很詫異:“相機不就在你的肩膀上掛著么。”
    估計是最近幾天睡眠嚴重不足導致神志恍惚,要么就是老年癡呆癥提前到來。晚上姑娘們各自刷手機,我修照片,大家偶爾聊聊天。







    Day4 奧克蘭—皇后鎮—格林諾奇




    早晨起來,奧克蘭是陰天,打包收拾行李之后三個女生去逛超市,我則負責看家,一直到9點45左右負責接我們去機場的車過來,10點半到達機場。
    國內的新西蘭航空的航班,從奧克蘭皇后鎮,自助打印機票和托運行李,非常方便,可惜靠窗的位置早就被提前值機的人搶光,我們4個人都不靠窗。剩下的時間在機場吃了點早午飯,是日式的米飯團,外邊的天空是陰沉的,不知道新西蘭南島的天氣如何。






    一直到飛機上,我才發現全程沒有核對身份信息,沒有檢查護照什么的,小甜也注意到這點,季爺說歐洲的很多國內航班也是這樣的,類似于買張地鐵票,有票就可以上飛機,并不需要ID,最近嚴重缺覺,飛機起飛后就昏昏欲睡,直到一小時之后被空中服務叫醒,喝了一杯咖啡。




    這時候飛機已經在南島上空,透過左舷的窗戶可以看到外邊晴空萬里,雪山熠熠,每次看到雪山就異常亢奮,坐在床邊的美國哥們兒來自加利福尼亞,也是第一次來新西蘭,他不介意我看到好的風景時把相機湊過去拍照,對照著谷歌地圖,可以輕易分辨出新西蘭最高峰庫克山還有遠處的瓦納卡湖,新西蘭南島的風光簡直完美。


    圖中最高的那座就是新西蘭第一高峰庫克山了。


    遠處兩道藍色是蒂卡波湖和普卡基湖


    這兩道湖則是上邊的哈威亞湖和下邊的瓦納卡


    飛機往皇后鎮的機場下降時,也能看到瓦卡蒂普湖還有蜿蜒的冰川融水河流,有點像列城的感覺。2點準時降落皇后鎮機場,這邊陽光明媚,氣溫也沒有想象中那么冷,周圍山上的植被已經是金黃和鮮紅色,秋意正濃,看來我們來得正是時候,雪山,湖泊,秋天的斑斕色彩,跟川西云南還蠻像。








    提取完行李之后,預定好的租車公司Europcar提車,因為涉及到中間有一段需要皇后鎮的人幫忙把車從路特本徒步的起點送到終點,還需要第三個駕駛者的信息,稍微耽誤了一點時間。




    2點45左右提到車出發,租的是一輛酒紅色的豐田SUV,外觀相當棒,右舵的車,靠左行駛,一開始作為司機的小甜和副駕導航的我都有點不習慣,手忙腳亂了一陣,好在都有驚無險。




    在柳萌萌的建議下,我們先開到附近的Pack’s save超市去采購徒步物資,姑娘們一進超市還是特別亢奮的,買了一大堆吃的,我也買了六瓶當地的IPA啤酒,開始一邊開車一邊吃路餐,畢竟大家今天都沒怎么吃飯。






    機場附近的超市采購完畢之后,我們先去皇后鎮的游客中心領路特本徒步的門票,也是季爺提前在網上預訂好的,這邊的服務比較完善,會主動告知未來兩三天的天氣情況,有陰天和下雨,但不會一直天氣不好,我已經習慣了每次徒步都會天氣很差了。


    皇后鎮游客中心










    小甜說這是她第一次開右舵的車國外自駕


    皇后鎮真的很漂亮,很多樹葉都已經是金黃色,南邊的瓦卡蒂普湖清澈湛藍,不過我們隨后會回到皇后鎮住兩天,所以今天也不著急逛,沿途看看風景就很好,盡管如此,大家還是被南島的自然風光所震撼。
    沿著湖逆時針開往天堂小鎮格林諾奇的路上,盡管光線并不是很好,但湖光山色依然非常迷人,我們中途兩次停車靠邊拍照,又一次錄了跳舞的視頻,真是屢試不爽。










    這邊的車果然很少,但因為是駕駛方向不同,小甜還是有些不習慣,這真是我認識她這么久以來第一次坐她開的車。大約太陽落山的時候到達格林諾奇小鎮,非常美,印象中像是北疆禾木村,童話般的小鎮,還有在湖邊拍婚紗照的中國新婚情侶。








    我們住的是進小鎮前第一家house,是一家airbnb,一開始我們找錯了一家,房子里沒人,透過窗戶可以看到小別墅很大,季爺說根據外觀來看就是這家,后門沒鎖,我們挺好車之后,繞了一圈也沒發現哪個門是開著。
    結果鄰居跑過來詢問情況,他們的內心戲是——“哪里來的陌生人!”
    剛好我們也想問問,才知道我們其實找錯一家,15號 Otan Road其實是在隔壁,險些弄成烏龍住進別人家里。








    到達了正確的house之后,發現房子雖然小一些但也依然沒有讓我們失望,非常干凈的兩居室,前邊庭院里是木頭走廊和一大片草坪,正對著雪山,簡直是完美。
    我們四個人都感慨能住在這樣的地方真的是太幸福了。大家圍著屋子都拍了很多照片,季爺先把今天采購的蝦仁蒸餃給煎了幾個,我則給小甜拍了一個在客廳沙發上休息的視頻,結合下午在湖邊拍的,形成瞬移的巧妙效果。







    隨后我背著相機前往東邊的一個小山頭,俯瞰整個小鎮,尋思著若是明天上午天氣好一定要用無人機航拍一個,這個小鎮真的太美了。






    晚上也沒地方去,大家就呆在屋子里自己煮點東西吃,然后喝酒聊天,聽季爺說她第一段戀愛也是一次女女的同性關系,然后幾個人開始聊起兩性婚姻家庭,阿寇還是非常傳統的,聽著小甜和季爺說起跟女生戀愛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旅途中有聊得來的旅伴,便是溫柔愜意的夜晚。




    明天開始沒網沒電,一堆需要充電的!



    Day5 路特本徒步第一天






    本想著早起看個日出什么的,但早上迷迷糊糊就聽到外邊淅淅瀝瀝的下雨聲,心想著還是在睡會兒吧,9點不到起床,吃早飯收拾東西,雨漸漸小了一些。
    我趁機在院子里放了無人機,飛到了500m高的地方俯瞰整個格林諾奇村和瓦卡蒂普湖,果然從上帝視角看到的這個村子有著童話般的色彩,而湖水則是類似于亞丁牛奶海的淺乳藍色,非常漂亮,即便是陰雨天氣,顏色也特別鮮艷。








    無人機回來之后,我把電池充上電,然后拿著相機去了東邊的高地上俯瞰整個村子,因為地勢還是不夠高,視角比較一般,10點一刻左右我們出發前往路特本徒步的起點Routeburn Shelter。
    出發之前去拿了一個帶密碼鎖的鑰匙盒,到時候我們會把車鑰匙放在盒子里掛在車子下邊的掛鉤下,負責幫我們把車從步道起點開到終點的人會在后天去取車,然后把車開到終點等我們。






    格林諾奇前往路特本步道起點的路叫做Glenorchy-Paradise Rd,敢叫天堂路自然有其理由,那就是沿途的自然風光絕美,可以說是我見過的最美的公路風景之一,正值深秋季節,所有的植被是五顏六色的,翠綠到金黃到火紅,灌木和喬木都呈現出迷人的色彩,濕地里的水倒映著所有景色。
    一陣雨飄過之后天空就會亮起彩虹,色彩非常鮮艷的彩虹,這已經是我們在新西蘭4天里第3次看到彩虹了。 




    已經距離徒步起點很近了,突然季爺提了一個問題,我們的食物會不會不夠,思索了一下大家還是決定開車回到格林諾奇小鎮再買一些吃的,于是這條天堂之路我們來回開了三遍。
    第二次往回開的時候,在一處轉彎我和阿寇都“wow”了一下,只是因為看到一排金黃的青楊林,但后座的季爺也“wow”了一下,她看到的是彩虹,我們再往右側看,果然有一道比之前那條更加鮮艷的彩虹,簡直太夢幻!






    回到小鎮之后,采購食物之前我們干脆去湖邊轉了一下,這邊還是蠻多中國游客的,而且許多都拿著很專業的相機,不過在湖邊看的話,湖水并沒有那么藍,還是航拍比較美。三個女生在棧橋那里跳了一段“海草海草”的網紅舞蹈,旁邊有中國游客就竊竊私語說是抖音上的音樂,引起周圍人側目了一輪。






    天空漸漸放晴了,這邊的風景像是北疆或者是然烏,山頂有很多積雪白皚皚的,然后遍布了亞寒帶和溫帶的植被,采購完食物第三次開在天堂之路上時,我們在路邊停了一會兒去看濕地水澤的倒影。
    此時天氣幾乎完全晴朗,無盡的秋色盡收眼底。可惜徒步完之后我們不會原路返回,昨兒才初見格林諾奇天堂小鎮,今天就要離開,有點依依不舍。






    開到Routeburn Shelter之后,大家把該放車里的放好,該背在身上的背好,鎖好車放好鑰匙準備出發,我背了大多數重的食物,還有鍋和兩個睡袋,背包也非常重,估計有其他三個女生的背包加起來那么重,但比起去年庫拉崗日第一天徒步還是要輕一些。
    大家背上行李在出發的路牌處合影,時間是12點30~~~


    車鑰匙放在密碼鎖盒子里掛在車底


    路特本步道,屬于新西蘭九大徒步路線,并且在2005年5月的國家地理探險雜志被評選為全球最經典的十一條徒步路線之一。




    路特本徒步海拔不高,沿途有著原始森林,高山草甸,雪山湖泊等不同垂直自然帶風光,吸引著來自全世界的驢友慕名前往。這條徒步路線難度普通,主線一共32km左右,算上沿途的支線也不超過40km,海拔累積爬升不到2000米。
    步道上設有小木屋,所以徒步者不需要背帳篷防潮墊和爐頭氣罐,并不算純重裝徒步,兩天半可以輕松走完。每年4月會有穿越路特本步道的越野跑比賽,全程32公里完賽時間大約在3~9個小時之間,最快的選手甚至可以在3小時內完成。
    我們徒步的時候也看到一些越野跑者在步道上訓練,健美身姿讓我也懷念起去年那些越野跑比賽中的自己。


    走過一座吊橋之后,開始一頭扎進森林的懷抱,今天幾乎99%的行程,都是在叢林之中——山地山毛櫸為主的闊葉林里,綠蘿纏繞在枝頭,苔蘚和地衣簇擁著樹根,桫欏科銀蕨茂密生長,畫風有點像魔戒中土世界里有魔法的森林。








    天氣是多云,樹林里陰翳清冷,不過走一段之后就會熱起來,也比較容易出汗,大部分是緩上坡以及起伏路,我們走得速度還比較快,有時候沉默,有時候聽歌,有時候聊聊天。
    路過一間路邊的洗手間時停下來休息,季爺去上廁所,之后我們一起原地休息,吃了點水果,一種從來沒吃過的新西蘭紅色水果,帶著香味,讓季爺吃時她調皮地伸舌頭舔了一下,非常老司機的感覺。我們時不時還會錄一些視頻素材,到時候想好好剪輯一下。






    下午2點多走到一片唯一不在樹林里的路段,草地上有幾個木樁,遠處是一片狹長但平整的河谷草灘,有不知名的水鳥棲息,我們坐在這里吃later lunch,也休息了好一會兒靜靜地聽著風聲。
    走到河谷草灘那里可以看到西邊前進方向上的瀑布和埡口,距離今天的目的地已經很近了,再走一個小時多肯定能到,完全不趕時間。




    繼續前行,走進一片樹林后,遇到水邊一個獨自坐在那里禪修的西方姑娘,走近一看發現她不是在打坐而是在禪修。
    路特本步道來來往往徒步者不少,但幾乎沒有中國人,今天在Routeburn Falls Hut小木屋住宿的僅有我們一隊人是東方面孔,其他全是歐美人,畢竟大多數中國游客來新西蘭并不會首先選擇徒步。




    接下來是一個岔路口,因為Routeburn Falls Hut一共有兩個,一個在河谷草灘上,一個在山腰瀑布處,兩者直線距離相差1公里多,高度卻差了很多,我們的目的地是山腰瀑布處的Routeburn Falls Hut小木屋,視野非常棒。


    開始了一段非常明顯的爬升,阿寇走在隊伍最后略顯吃力,隨著高度的上升,樹叢密度的降低,視野開始變得越來越開闊,在一處山地塌方處,可以看到遠處的雪山和河谷處的冰川溪水大拐彎,我們坐在這里又休息了一會兒,欣賞著眼前的風景,任由時間緩緩流逝。




    再往前走幾百米,就到了今天的小木屋,設計簡約,但非常干凈,基本都是木質結構,小屋走廊上有一塊告示板,入住者check in時只需要把自己的小木屋預訂單號寫在相應的鋪位號碼旁邊,我們填寫完了去找相應鋪位,卻發現已經被人占了。
    那兩個歐洲姑娘并沒有寫黑板check in,她們似乎也沒有要移出的意思,我們只好換了幾個鋪位。




    路特本步道跨越了兩個國家公園——阿斯帕林山國家公園和峽灣國家公園,園內的設施都是統一管理,徒步者必須在線路上規定的地方住宿,無論是露營地帳篷還是小木屋床位,都需要提前預定,如果沒有預定就擅自入住的話會追加罰款。



    我們這次在Lake Mackenzie Hut和Routeburn Falls Hut兩處小木屋的床位,都是提前半年預定的,這兩個小木屋每天僅提供48個床位。
    小木屋分住宿區和公共休息區(包括廚房),沒有淋浴,住宿區不分男女,房間都是都是木結構高低鋪的床,提供床墊,但需要徒步者自己帶睡袋,公共休息區有餐桌,廚房提供煤氣灶臺和水池,所以只需要帶鍋碗筷即可。






    放好東西之后,我們進了廚房和餐廳,有一排煤氣灶和水池,非常方便做飯,相比于帶戶外鍋,不如帶個小的煮鍋或者炒鍋方便,我們主要的食物是面條,用日式味增湯煮面,而其他歐美人的食材準備顯然很豐盛,不少人都煎了牛排,相應的他們其實負重要重一些。
    晚飯主要是季爺負責煮面,阿寇拌了水果沙拉,我背著相機去明天前行方向的瀑布頂上探了一下路,看來明天還是會以高山草甸的地形為主,期待看到哈里斯湖。






    回來吃了兩碗面和一些雞肉作為晚飯,我對食物要求不高,畢竟帶了君度利口酒可以喝,夜晚是相對無聊的,因為沒有手機信號,只有帶著酒精暢談人生了。
    小甜說很高興能跟我一起出來旅行,跟好友幾個一起徒步擁抱大自然是她喜歡的旅行方式,然后還認識了季爺阿寇這樣隨和又能干的旅伴,天氣風景如何已經不重要,大家在一起走就很開心了。
    晚上7點半左右會有小木屋的工作人員講一下第二天徒步的注意事項,他給了大家一個好消息,明天會是好天氣,要是不下雨就太棒了,整個小木屋里的徒步者歡欣鼓舞齊聲鼓掌。


    半夜起來上廁所,見到外邊的星空非常美,于是又穿上厚的衣服出去拍了星空,真的是讓人內心沉靜而愉悅。



    Day6 路特本徒步第二天






    早晨8點半起床,外邊晨光燦爛,本來還期待是個好天氣,不過天氣預報是真的很準——今天還是多云轉陰,沒遇到下雨已經說明我們運氣很不錯了。早餐還是方便面+熱巧克力,吃得比較飽,其他隊伍都陸陸續續出發了,我們算是晚的,9點40動身。




    離開木屋沒多遠就能看到兩道瀑布,走到瀑布上邊之后,可以回望昨天來時的路,非常開闊的從雪山到河谷的景觀,接下來一整天都是走在高山草甸之上,視野開闊,一路往西徒步,北邊東邊都可以看到雪山。
    一切都很安靜仿佛世界只剩下我們四個人,這里的地貌有點像是想象中的蘇格蘭高地,山勢沒那么險峻,布滿了灌木和草甸,似乎隨便找個坡都能爬到山頂。陰天里這段路還蠻有魔戒的感覺。




    魔戒遠征隊








    一路都是緩坡往上,走到靠近埡口的地方時,已經能看到哈里斯湖躺在山坳盆地里,先前草甸中的溪流就是發源于此,如果是晴天的話,哈里斯湖應該是藍綠色的,但陰天里色彩變得黯淡,多少有點讓人失望,不過周圍群山環抱的景象還是比較壯觀,拍照的效果并不差。






    初見哈里斯湖


    為了找角度拍照我爬到路邊草坡上俯拍走在哈里斯湖畔的姑娘們,陰天里居高臨下的視角看湖水顏色還是清亮的,不過路特本步道全程都是禁飛無人機的,否則航拍視角應該會是另一番迷人景象。






    從一處山腰轉過去,將哈里斯湖甩在身后時,來到了一片平緩的地方,正對著西邊一排雪山,非常壯觀,自北向南依次是Tutoko山,Madeline山和Christina山,云層在山谷里上升,山尖的云也時隱時現,偶爾那座金字塔形狀的三角形山尖露出來時,也是極其搶鏡的。






    我們在哈里斯湖畔的Hariis Saddle小屋稍作休整,這個小屋僅僅是供徒步者白天停歇,并沒有廚房和高低鋪的床,大部分人會選擇在這里休息,把沉重的背包暫時放在這里,然后輕裝去爬Concila Peak。
    Concila Peak是Harris Saddle北邊的一座小山,爬升260米,山的高處比較陡,靠近山頂的地方有積雪。這座山頂是徒步全程的海拔最高點,海拔1515米,往東可以俯瞰哈里斯湖以及雪山環抱的一片盆地,往西看則是一排南阿爾卑斯雪山走廊以及山谷溪流,海拔上千米的高差極具視覺震撼。








    攀登Concila Peak途中


    我們爬山途中,有云霧散開雪山能見度很高的時候,反而是到了山頂之后,一直是云霧彌漫,幾乎什么都看不到,而且風很大,吹得整個人很快感到寒冷,我們躲在石頭下邊避風等候了一會兒,不見天氣好轉,只能選擇下撤。
    倒是陽光有時候會照進哈里斯盆地,居高臨下看哈里斯湖非常魔幻,在一處懸崖邊緣可以拍出很“眼睛在天堂”的絕美戶外照。其實如果用我隨身攜帶的無人機,應該能拍出好的視頻,但山上風太大不適合飛,而且嚴格來說整個路特本徒步都是禁止無人機飛行的。


    陽光下的姑娘和陰影中的哈里斯湖










    海拔1515米的山頂是此次我們徒步的海拔最高點。因為天氣緣故,山頂風很大,非常冷,低處的河谷能見度不錯,但是平行高度上西側的雪山卻被烏云籠罩,盡管如此,陰天里的風光還是很震撼,這也是登高望遠的魅力所在。






    為什么要登山,因為山就在那里。況且,沒有比人更高的山,也沒有比腳更長的路。






    回到Harris Saddle稍作休整,這里來來往往的徒步者很多,有的是從Mackenzie湖那邊徒步過來往瀑布那邊走的,而我們今天的目的地就是Mackenzie湖的湖邊木屋。距離這邊還有8公里左右,全程幾乎都是沿著山腰橫切,路還是比較簡單,如果天氣好一些的話,風景也會非常壯觀,因為右手邊西側就是那一排雪山。






    可惜下午的天氣開始變得非常陰,甚至連原本清晰可見的斑斕河谷都變得模糊。我們行走在褐黃色的草甸上,偶爾會停下來休息,也會陸續見到對面過來的人,包括此行中我們唯一一次見到的亞裔隊伍,是來自韓國的一對情侶。








    大家的精神在最后兩公里多變得亢奮,我們小爬升了一段來到一處觀景平臺,平臺東南側居高臨下可以看見深綠色的Mackenzie湖,湖成狹長型,北邊冰川融水匯入的地方顏色比較魔幻,有點像稻城亞丁的勒西措。
    陰天,整個湖面還是鮮艷的翠綠色,不需要無人機就可以從上帝視角欣賞,也可以尋找非常適合拍照的角度,畢竟同行的三個妹子都可以當麻豆。










    從觀景平臺一路下山就走到湖邊,也就是今天我們需要入住的Lake Mackenzie Hut,這個小木屋跟昨晚的大同小異,就在湖邊,景致不錯,但因為是在山谷之中所以視野不像昨天那么開闊。下山的路還是有點陡,負重走的話膝蓋會比較吃力。
    到達終點前的500米,我們重新走入森林,潮濕的森林預示著這里是多雨的氣候,連小木屋里的一張告示都頗具幽默感地表達了徒步者不應該為天氣不好感到沮喪,因為這里的年降水量達到了2000多毫米,所以,不下雨就應該感謝上帝了。




    到達湖邊之后放下背包先休息了一會兒,這幾天徒步吃得有點少,渾身沒什么力氣,再加上牙疼,狀態也比較差,不過還是慢慢把一整碗方便面都吃完,食欲還是不錯的,只要牙不痛便是好心情。




    晚上大家圍坐在小木屋大廳的火爐邊,喝點酒擺起龍門陣談著八卦。外邊開始淅淅瀝瀝下著小雨,季爺自嘲她是奧丁轉世,旅行所到之處都是雨水不斷,我們走庫拉崗日的時候也是下雨,她徒步ABC時一共六天半,下了六天雨,在英國徒步時也是陰雨連綿。但大家心態也很好,既來之則安之,留點遺憾也為了以后故地重游。
    阿寇非常好奇小甜的故事,然后小甜就講了她的故事刷了阿寇的三觀。大家邊烤火邊聊天,把剩下的君度都喝完了。外邊開始淅淅瀝瀝下著小雨,還好昨晚拍了星空。



    Day7 路特本徒步第三天




    糟糕的天氣總會讓人無心戀戰,徒步最后一天我們只想早點走出去然后開車去米爾福德灣游船,最后一班游船是3點,所以我們最晚1點半得走出去,然后開車去米爾福德灣。6點多姑娘們就陸陸續續起床燒水洗漱,我七點多起來,吃完早飯(依舊是泡面)開始出發時是上午8點20左右。
    走出去沒多久就看到Lake Mackenzie Lodge門口停了一架直升機,土豪的玩法也許就是直接飛進來看風景吧。






    外邊一直在下雨,雨很小但很密,我的衣服不防水只好把傘撐開走,掛在胸前的相機被飄過來的雨絲一次又一次打濕,鏡頭有點進水起舞。今天的行程大多也在森林中行進,一開始是一段爬升,然后走出密林沿著山腰小徑前行,時不時又鉆入樹林中。
    如果是晴天的話,景觀會非常棒,因為西邊就是一排雪山,但戶外本來就是看老天爺顏色的事情,今天不僅下雨,而且山谷里全是云霧,十米之外便什么也看不清,沒有風景可言,好在大家心態都還比較輕松,既來之則安之,反正昨天也都已經看過非常壯觀的那些雪山湖泊了。




    大約默默走了一個半小時,來到了極其壯觀的Earland Falls瀑布,瀑布并不寬,但是落差非常大,足有100多米,晴天的時候幾乎會是持續的彩虹,可惜今天天氣糟糕,靠近瀑布的時候已經分不清空氣中是雨水還是瀑布本身揚起的水珠,開到最廣角然后豎著拍才能勉強把整個瀑布拍完整,代價是鏡頭上全是小水珠。
    一路上大家心情還不錯,偶爾聊天說笑,季爺套了一件雨衣但沒有把胳膊伸進袖子里,從后邊看就是一只企鵝,非常可愛,小甜今天穿得比較鮮艷,拍照的興致也很高,阿寇似乎比較疲憊,她走在最前邊壓著速度。






    沿途還是能夠遇到從對面徒步過來的人,幾乎清一色的歐美人,而且大多數人都是穿著短褲光著腿,佩服他們的下肢是真的不怕冷,并且即便是遇到惡劣天氣也執著得迎難而上,徒步的樂趣其實在于行走本身,風景不過是額外的獎賞。
    看到這么多人跟我們一樣風雨同路,心里也就平衡了,森林里的小路也非常有趣,有時候還要鉆樹洞,或者從小溪瀑布經過的水流處跳石頭過去。




    我們的速度還蠻快,大約2個半小時不到就到了Howden Hut小木屋,海拔708米,旁邊就是Howden Lake,但是陰雨天氣的湖水在平視的角度看,實在是沒有任何美感,倒是小木屋旁邊有一些野生鳥類比較吸引大家的注意,它們完全不怕人,就在小木屋邊蹦跶。






    休息到11點左右,大家動身開始走最后一段,從Howden Hut到Divided Shelter,也就是我們的車停著的位置,本來這段路里有一條往返攀爬鑰匙山的路徑,也是絕佳的雪山觀景點,但這樣的天氣我們一致同意就沒有再去爬山的必要了,大約一小時,一邊聽歌一邊走完。
    快到終點時,已經能看到山林之外西邊94號高速公路的來往車輛馬達聲,森林的盡頭就是Divided Shelter停車場,大家到達終點,帶著疲憊和一身的雨水略顯疲憊,但最終還是完成了整個路特本步道的徒步穿越。




    小甜說:“一切都很完美,晴天,陰天,下雨,都經歷了~”
    回到車里,開了暖氣,身上的衣服漸漸烘干,我和季爺開啟了剩下的兩瓶啤酒,饑腸轆轆的空腹喝酒還蠻容易上頭,季爺喝得臉都紅撲撲的。




    開往米爾福德灣的路是山路,依然是下雨,小甜也開得比較謹慎,沿路的地形就是巨大垂直花崗巖山,然后一排一排細細的瀑布從山頂上掛下來,不壯觀,但非常獨特,以前從沒見過這樣的峽谷地形,兩邊的山像是被劈開了一樣。






    沿途也有很多觀景臺,下雨天能見到的也就是仙境般的煙霧繚繞,路邊有這邊一種常見的鳥Kii,完全不怕人,有游客靠近它們也怡然自得地在旁邊晃悠,甚至會調皮地啄一個女生的徒步鞋鞋幫。
    幾個比較沒素質的韓國游客一直在給鳥兒投食換來它們靠近好拍合影,完全無視旁邊兩米外就立著不準喂食的牌子,這種情況下我是直接上去:“excuse me…emmmm”指指牌子,然后他們就有點窘迫。










    通過一個隧道之后,再開十來分鐘就到了米爾福德灣,這里其實就是一個景區,一個游船碼頭,主要的功能性建筑就是那家cafe shop兼游客中心,餐飲,旅游紀念品以及游船船票購買都在這里。
    然而今天這個天氣,我們根本沒必要坐船出海看峽灣,因為幾乎沒有能見度,全是云霧,還下著雨,整個世界都灰蒙蒙的。吃過午餐之后,休息了一會,詢問了明天的天氣,依然是下雨,于是決定放棄,前往蒂阿瑙,先開回徒步出來的地方,再繼續一路往南,沿途也經過了一些湖,但景觀也就平平。


    照片里的米爾福德峽灣,買家秀是真的美!






    到了一處Mirror Lake的觀景點我們下車去看了一眼,這會兒雨已經挺且空氣很通透,大家覺得心情也舒暢很多,至少天空變得明亮了,鏡湖就是一小片水澤,平靜如鏡,倒影著西邊的群山和草原,連鏡湖的標識都是別出心裁得用了倒影的顯示方式。




    繼續往前開,姑娘們在一處河灘上廁所,我趁機飛了無人機,線條感柔美的河流和旁邊郁郁蔥蔥的森林公路形成比較大的反差,也是蠻漂亮。越接近傍晚天氣越好,夕陽暖色的陽光已經開始親吻大地,色彩變得明亮鮮艷起來,這樣的田園秋色讓每個人都一直在驚呼。






    車上隨手抓拍,傍晚冷暖色調的驚艷。


    路過一處農場隨手咔嚓一張照片,簡直是童話般的景象,于是我們又在高地上再次停車,我繼續放飛無人機拍這片金黃色的世界。
    而三個姑娘一點也不著急催我,因為這里有手機信號了,三個人趴在鐵絲網圍欄上忘記了周圍的世界只顧埋頭上網,確實已經50多個小時沒有手機信號了,估計會有很多消息需要處理。






    到了蒂阿瑙之后,這個小鎮也很漂亮,干凈簡約,點綴著各種顏色的樹,相當好看。我們還了車的鑰匙密碼鎖盒,然后一起去一家Fat Duck的餐廳吃西餐。
    我其實念念不忘的還是中餐,對于西餐只能將就著管飽,吃完回到Aden Motel,雖然是motel,但其實是個套房,廚房,客廳都有,還蠻舒服的。
    三天徒步艱辛,終于可以舒舒服服睡個好覺了。



    Day8 蒂阿瑙—因弗卡吉爾—皇后鎮




    今天真的是大半個南島都在下雨,早晨起床的時候天氣還算清朗,雖然是陰天,我還在motel的院子里航拍了一下蒂阿瑙小鎮和蒂阿瑙湖,飛無人機的時候剛好有兩個當地的女人也在院子里,還饒有興致地觀摩。




    俯瞰蒂阿瑙




    從上帝視角俯視這片風景,色彩也不至于黯淡,季爺給大家做了早點,然后10點多退房出發。
    今天沒什么安排,不過我跟小甜的意見是去因弗卡吉爾的世界上最南端的星巴克,順便也去南島最南邊的海岸線逛一圈看看。








    上車之后,先在蒂阿瑙湖畔逛了一下,空中開始飄著細細密密的雨絲,湖邊有當地的人騎自行車,卻很少見游客,湖水是灰藍色,遠方的山也是一片云中黛色,草坪和金色紅色的楓樹楊樹雖然好看,但沒有陽光總讓人提不起精神。








    航拍的視角還是不錯的,正因為如此,我們一路向南自駕到馬納普里湖時,直接把車停在路邊一個觀景臺,然后讓無人機頂著小雨連綿飛到500m的高空,總算能看出來湖水的深藍色,還有小鎮里一個又一個彩色的房子和草坪庭院。






    車上大家聊著天,說起我跟季爺三年前是怎么在伊朗認識的,說著其他那些旅途中認識然后又再次結伴旅行的緣分,計劃著今年十一或者明年春節的假期要去哪里玩。
    雨一直在下,開到南島南邊的平原時,風景遼闊卻還是蒙上一層灰色,大片大片的牧場,圈養著不計其數的牛羊和鹿,昨晚在餐廳里季爺就是點了一份5分熟的鹿肉。




    為了找廁所,我們無意中開到了Clifden Suspension Bridge,是一處有名的索拉橋橫跨在懷奧河之上,這座橋兩邊擁簇著大片金色的青楊林,讓人會想起稻城
    關于橋的介紹很有意思,1898年建橋的時候一共花費了5007英鎊,不過在2013年重新修復的時候,花費高達47萬新西蘭元。




    最開始當地的居民是需要渡船往來這片不那么安全的水域,之后人們用平底船連在一起建了一座浮橋,最后干脆建了一道索拉橋,因為更加安全和方便。






    過了Clifden之后我們特意沒有走地圖規劃的行車路線而是繼續往南開經過圖阿塔皮里到達南部的海岸線,并在McCracken‘s rest處停車,外邊風大雨冷,不過我們還是留下了到此一游的游客照,畢竟灰綠色的浩瀚大海的另一端就是南極洲了,心里還是無數次幻想如果是晴天該有多好。
    作為一個對這個星球有著摯愛的旅行者,我對特殊的地理坐標還是有自己的情懷,直布羅陀海峽,博斯普魯斯海峽,馬六甲海峽,西奈半島,貝加爾湖,加里曼丹島,這些曾經課本里熟知的地理名詞總會讓我神往。






    接下來沿著海岸線一直開,經過里弗頓到達了此行新西蘭的最南端城市因弗卡吉爾,來這里的目的只因為今天反正天氣不好沒什么計劃,就來世界上最南端的星巴克踩個點吧。






    這個城市其實還蠻大,至少比皇后鎮大,最南端的星巴克一點也不招搖,外觀看起來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家小店,客人倒是蠻多,而且一眼就能看出有很多游客過來打卡。
    店里靠近店門口窗戶玻璃的西側墻壁上有個不那么起眼的標識,標記了這是最南端的星巴克,我們在這喝了咖啡吃了點午餐,然后就啟程前往另一個小甜臨時查到的老爺車博物館Bill Richardson Transport Word。










    老爺車博物館的門票是25新西蘭元一個人,其實還可以接受,參觀者不多,這個博物館是Richardson家族的私人博物館,面積很大,展廳很多,收藏了200多輛不同型號不同款式的老爺車,更多的是老式卡車,ford牌的老爺車比較多,可能是這個家族跟福特汽車的關系比較好吧。












    最精華的還是第一個展廳,有一排ford的老爺車,里邊的展廳也按不同汽車品牌歸類,比如有一個廳里全是大眾甲殼蟲的不同款型的車。洗手間有好幾個,每個都有不同的主題,其中有一個是樂高主題。




    大約逛到4點45左右,大家開始回程趕往皇后鎮,190km左右的距離需要兩小時左右,出城之前先加了油,我和季爺對需要加多少油沒概念,我覺得40升左右夠了,季爺說加100新幣,也就是接近50升,最后加到40升不到郵箱就滿了,看來我的估算還比較準確。
    接下來的路比較無聊,天色漸漸變暗,雨也一直下著,從平原到丘陵再到山谷,小甜開得還比較快,有時候都110km的時速了,開到瓦卡蒂普湖的南邊Kingston時天色已黑,基本什么都看不到,天黑駕駛彎路需要格外小心。






    最后7點不到回到皇后鎮,去跳傘中心確認了一下明天的跳傘行程,卻發現搞了一個烏龍,小甜和季爺訂的都是8點30的跳傘,而我則訂成了8點的,還不是一班飛機,我說到時候你們起飛的時候注意看空中,說不定能看到某個高速下落的點就是我。
    之后去覓食,選了一家Fish Bone海鮮館,人均消費還蠻貴的,這邊的海鮮口味都偏淡,我就是勉強能吃,季爺倒是吃得非常開心,吃完時間也不早,超市買了零食和IPA啤酒然后我們就一起去酒店check in,The Rees Hotel and Luxury Apartments,是整個新西蘭行程我們住宿最貴的兩晚,但確實非常豪華,客廳里還有壁爐可以取暖,滿滿幸福感。






    晚上就是坐在客廳沙發上喝酒聊天,小甜的ex有了新的女朋友,她也比較難受,想聽聽大家都是如何面對前任找到新歡的情形的,阿寇說她會哭,小甜今天也幾乎要哭了,季爺沒遇到過這種情況,而我記得2017年8月3號重新加回江山微信,并且知道她之前已經談了一個男朋友時,其實并不會很難過,而是覺得重新跟她聯系上已經很開心了。



    Day9 皇后鎮




    nice weather, hmmm,ha~只能這么安慰自己,可以說這次新西蘭之行除了北島的兩天,來到南島之后幾乎就再沒有好天氣,說不郁悶那是假話。
    對于跳傘被一再延期我倒是無所謂,反正主要是陪兩個女生跳,我并不特別憧憬,關鍵是陰雨天,外邊太冷了,但火紅的樹葉點綴的秋色也不會太黯淡。










    我7點多的鬧鐘,其實6點多就醒了,一直惦記著今天的天氣和跳傘的事,7點半時候打了電話詢問,確認8點鐘那趟的跳傘是取消了,而天氣預報是一小時播發一次,下一次播報是8點半,所以小甜和季爺需要到跳傘中心去確認。
    我們三個人匆匆洗漱之后坐酒店擺渡車去市區的跳傘中心,被告知8點半的跳傘也取消了,其實看看這陰雨綿綿的天氣也知道是跳不了,于是又改到下午2點,但天氣預報顯示其實下午還是要下雨,只能聽天由命吧。




    之后一起去麥當勞吃了早飯,小甜一路走回酒店去重新化妝收拾,而我跟季爺則想著法子在壞天氣里也逛逛皇后鎮,先去了St Peter’s Anglican Church教堂,里邊發現還有一對中國新人在這里舉辦婚禮的資料,接下來走到幾處Galleries,但這些小的展覽館都還關門,接著去了湖邊,湖水能看出來一點淡藍色,但陰天我們能指望什么呢。




    植物園里的樹木倒是非常鮮艷,青楊,柳樹,花楸的樹葉都黃了,而香楓的樹葉則是非常鮮艷的火紅色,即便陰天也非常惹眼,水池里還有很多悠然自得的野鴨。來這里拍照的人倒是不少,季爺找到這里邊的一家溜冰館,于是干脆進去滑了一會兒冰,我則背著相機去東北邊的城鎮高處走走逛逛。有一處教堂算是稍微壯觀一些,里邊空無一人。






    這邊的街道還是特別干凈漂亮的,帶著雨后的清冽,每家每戶的房子都是精心裝修過,庭院里的草坪花木也都修剪地愜意,背靠皇后鎮山,面朝瓦卡蒂普湖,住在這樣的地方是真的很悠閑的生活。繞一圈回去溜冰館找季爺,小甜和阿寇也過來了,我們找個地方停車,然后去覓食。




    中飯選擇吃了一頓日料,一頓香辣海鮮烏冬面是我來新西蘭幾天里吃得最滿足的一頓飯了,而且價錢也實惠,只有15新幣,外邊又開始飄著雨絲,也沒什么地方去,三個女生去買明信片,我坐在日料店里等她們,百無聊賴。




    之后1點多繼續去跳傘中心確定下午是否還能跳,這雨,顯然是不能,于是我們干脆把跳傘計劃改在后天在瓦納卡,希望到時候是好天氣吧,今天大家的情緒跟天氣一樣陰沉,直接選擇回酒店休息。
    小甜和季爺逛了一下UGG買了滿意的鞋子,購物讓女人愉悅,我提議去Onsen泡溫泉,私密溫泉最多可容納4個人,但季爺和阿寇都沒有帶泳衣,也并不想去,我跟小甜兩個人單獨行動也不好,心情稍微有點沮喪。
    回到酒店,生了房間里的爐子,洗衣服洗寫字,繼續補游記,就當是休息吧。






    晚餐約了前同事,他最近剛好也在新西蘭旅行,跟幾個驢友一起。傍晚我便獨自出門,一路從酒店走到皇后鎮downtown,等待小伙伴的途中我自己無意中逛進一家畫廊,畫廊的主人有一條鐘愛的狗狗,作為畫家的他在自己所有的作品里都把狗狗擬人化,獨具鮮明的風格。








    皇后鎮夜晚真的很冷,晚餐就繼續吃中午那家日料,然后找了一家酒吧開始喝當地的精釀啤酒聊著天,曾經的同事小輝輝也是個程序員,然后現在處于休假階段開始到處旅行,跟他同行的兩個湖北女生都是在網上約的伴,其中有一個還是第一次出國。




    她們對我曾經Gap Year的故事比較感興趣,聊天時我發現那都是三四年前的事情了,感覺已經很久遠,但印象依然深刻,不知將來是否還有機會能夠再走一次那么任性的旅行。
    大約11點左右,坐上酒店的最后一趟Shuttle Bus回去,希望明天去瓦納卡會是好天氣。



    Day10 皇后鎮—瓦納卡




    睡到9點多起床,外邊依然是陰天,細細雨絲飄在空中,心情還是很沮喪,這是連續第四天的陰雨天氣了,可以說是所有旅行里遇到的最差的天氣,如此漂亮的湖景房,看出去卻是一片陰暗,但旅途依然要繼續。
    早上姑娘們做了早飯,吃了點面包和熱巧,收拾行李繼續出發,前往瓦納卡








    前往箭鎮的路上,先經過了Hayes湖,這個湖不大,陰天里湖水平靜,倒映著湖岸的金黃樹林,色彩明朗空氣通透,這樣的自然風光也挺漂亮,我們在這里停車逛了一下。






    我用無人機飛了一趟去航拍湖水的清幽以及遠處山腰上的云海,既然天氣不好,就盡量去發現天氣不好時的美吧。在這里還遇到一對中國情侶,他們租了另一款大疆的無人機,但是設備連接總是有問題,請教了我是否每次飛無人機都順利,不同型號,我也沒辦法解釋,況且我也是新手,尚且不能熟練操縱air。
    此行確實有看到很多中國游客都會用無人機。




    離開Hayes Lake之后,直接去了箭鎮,只聽說那里秋色很美,但也沒攻略究竟要去哪,倒是小甜要找洗手間,我們定位了一個箭鎮周圍最方便的公共洗手間,一看竟然是游客比較多的地方,叫Historic Arrowtown Chinese Settlement,當年奧塔哥地區的淘金熱潮吸引了很多華人華工來到此地,但是等到金礦枯竭的時候,大多數淘金客選擇回到國內,只留下一部人老人在此留守,生存狀態也不是很好。






    這邊北靠山脈,小溪在樹林間穿梭,秋色是真的非常美,陰天里的顏色也呈現很高的飽和度。航拍更提供了非常漂亮的視角。






    航拍箭鎮
    這里算是此次新西蘭之行所到的景點里,遇到中國游客比較多的一處了,其他的線路我們走得還是相對小眾一些。




    下一站是Cardrona卡德羅納,興衰皆因為峽谷里的淘金熱,如今這里成為一個沒落卻讓人懷舊的地方,大多數人從箭鎮瓦納卡反而不愿意走繞遠的高速公路,而選擇翻山之后走Cardrona河谷。
    一方面這條路更近,一方面是景觀更好,翻山的時候,可以居高臨下俯瞰箭鎮周邊平原秋色,我們開到觀景點時因為沒有停車位將車臨時停在路邊,結果被后邊開過來的車按喇叭并且罵罵咧咧了一番,感覺有點不好意思。


    之后在更高處的觀景臺停車點,我打算放飛無人機,結果也是一輛當地人的車開過來跟我說這里是不允許放飛無人機的:“you do not want to get trouble,right?”我老老實實把無人機收起來,盤山公路的高處云霧很濃,站在高處俯瞰這如畫仙境已經很棒了。






    接下來就是沿著山腰和山谷走,到了卡德羅納正好可以吃中飯,我們隨意選了一家餐廳,卻發現餐廳里異常熱鬧,幾乎爆滿,而且很多都是當地人,這家餐館建于1865年,已經經營了150多年,可以說是老字號了,從餐廳招牌上的斑斑銹跡可見一斑,餐廳門口還停著一輛已經報廢了的老爺車,車燈卻一直亮著。
    餐廳內部全是仿古風格的木結構,黃色的鐵質吊燈以及燒得正旺的壁爐讓人覺得溫暖,天花板上掛著一些滑雪板,雪橇和木頭藤條編的雪地鞋,這里似乎在冬天也是滑雪勝地。我們點了一些傳統的西餐吃午餐,對我來說土豆濃湯+面包就已經很滿足了。








    吃過飯之后再往前開幾公里,就是著名的Cardrona Bra Fence,一條30米的籬笆鐵絲上掛滿了各種各樣的文胸,在這純粹青山綠水金黃樹林的自然風光里,算是非常香艷濃烈的存在了,視覺沖擊很強。
    我鼓勵小甜和季爺都可以現場摘了內衣掛上去,來都來了,留下點東西當個紀念嘛,姑娘們都比較含蓄說還是算了。我們呆的一小會兒也陸陸續續看到很多游人光顧,但也沒見那個奔放的女人當場脫bra掛上去。




    關于bra籬笆的來歷,據說是,1999年的某個夜晚,四個胸罩神秘的出現在柵欄上,立刻,五彩斑斕的顏色瞬間閃瞎了當地居民的眼睛。當時保守的當地群眾有點接受無能。
    但是對于過往的游客來說,可是不管不顧。走過路過,不能錯過,隨手解開bra傳遞正能量,于是柵欄上的胸罩越來越多了。
    從2015年開始,一個名叫Bradrona的慈善項目啟動,專為乳腺癌慈善組織籌募捐款。于是,一個帶有粉色的蝴蝶結標志的捐款箱被安置在胸罩墻一側,在第一天時就得到了將近200紐幣的捐款,從此這個Bra Fence開始成為關注女